登入區塊

主選單區塊

誰在線上區塊
線上目前共4
(1人在瀏覽討論區)

會員: 0
訪客: 4

尚有...

計數器

討論區主頁
   文學的天空
     厚重 居仁國中/八年級/林永然

樹狀顯示 |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| 下一個主題 | 頁尾
發表者 討論內容
韓誠
發表時間: 2017-11-18 11:19
網站管理員
註冊日: 2005-08-08
來自:
發表數: 1198
厚重 居仁國中/八年級/林永然
  清晨,再次驚醒於一樣的惡夢。望向空蕩蕩的枕邊,一種清醒後的孤寂,壓得我無法喘氣。
  大概是生活中缺乏安全感吧!夜裡一再夢見自己被遺忘,丟棄在各種形形色色的地方。我索求協助,無人給予。彷彿與世界脫節,連哭的勇氣都沒了!早晨,忙忙碌碌的像螞蟻似的沒有一刻閒暇,或許我是故意的,我不想讓自己空白下來好有時間思索我的夢;我刻意填滿自己,希望把自己累到缺乏做夢的力氣。但一闔眼,夢境便會將我所奢望的化成影像折磨我,向我索取。向我索取?我能給予些什麼來彌補心靈上的傷?
  這麼樣的孤獨讓我憶起幼兒園的時候。被送進幼兒園的當天我嚎啕大哭,但老師仍將我一步步拖走,那時我像瀕死似的嘶聲呼叫還記得,以及對那一雙阻擋我的大手深切的恨意也仍為忘。但時間總會改變些什麼,漸漸的我學會不哭了,但那並不代表我不痛了。後來幼兒園的三年使我變得麻木,記憶也變得空白模糊,但我沒想到在我以為完全忘了它時,它會在我夢裡出現,如此的鮮明,如此的深切。
  這種折磨驅使我翻開幼兒園的書包,我想見見我自己,以及清楚感受記憶那空白的一頁。就像在等我似的,在我拉開書包的那一刻,一疊畫過的厚重紙堆散落一地。我認得它們,一張一張都是爸爸交給我的,我到幼兒園的那天早上,他怕我孤單、想家、沒朋友,所以交給我的。有些畫仍殘留著,淚滴暈染過的痕跡,可見我在畫畫時又再次孤單了。那時再酸再澀,現在看來都帶著甜蜜,原來我並不是一個人。
  枕邊依然空蕩蕩的,但有明顯壓過的凹痕。今夜不再做噩夢了!床頭那一疊紙真的好重,拿起來我都快喘不過氣了!但,其實我並不太在乎我能否喘氣。我在細心品味著青澀畫筆背後,拿過來那雙手的一點厚重。
樹狀顯示 |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| 下一個主題 | 頁首

 

Powered by XOOPS 2.0.10 繁中版 release 20050610 © 2001-2005 The XOOPS Project